剑三淡坑中
更新全凭心情

打算尽快写完整篇快剑秦惘,然后粗略校对一下,整理成册,随便印个本留个纪念,之后就不写剑道了最多写写段子

写完之后如果有人要可以私信我,亲友优先,就收个成本+快递费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中)

之二

 

今天得到了太多的讯息,叶醉冬的大脑快处理不过来,等到谢独笑走了一会儿,他才搜肠刮肚,终于想起来谢独笑是谁。看对方的穿着,是纯阳的弟子没错了,但却也是纯阳近年来,唯一一个学会了以气驭剑的剑宗弟子。他并不修习北冥剑气,独独只修一门天道剑势。其道,修得是心剑,年满十六便下山历练闯荡,现持有上一届名剑大会的神兵“封心”。

其他的便是传闻了,传闻他出手时,只有剑动,剑却不沾手,能让他持剑而对的人,似乎已经也是在四五年前了。在他夺得神兵封心之后,便隐匿于江湖,行事极为低调,也不曾回过纯阳。渐渐的,江湖有后起之秀崛起,封心之名便逐渐没落了。

另外还有一条不确凿的传闻,便是这谢独笑...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上)

有羊霸


章十 闻天


之一


昆仑突然出事,多半应与温白穹有关,只是鹤骨只感应到自己当年加固的结界被破,具体发生了什么,还要前往一探究竟。若是温白穹出世那还好,但如果是他的心魔出世了……那可就不好办了。谁知道温白穹的心魔入世会做出些什么事来,江湖动荡必然是不会少了。

那么温白风那儿……早晚也会知道。

事出突然,鹤骨作为当年加固结界设下阵法之人,自然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只是他忽然有些不明白,当初温白穹为什么要那么做,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答应帮助他。

“你说温白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因为叶问苍所以才被改写了...

【剑道】剑魂白穹 章九(下)

有羊花羊


之二


他们一路行至长安城,到了黄静好的夫家府邸宋宅后,将仍然穿着丫鬟衣物还灰头土脸、见到夫家后便开始哭哭啼啼的黄家大小姐送进了院落,倒是隐闲舟、鹤骨和温白风仍然留在车上。

温白风觉得自己再待下去,那唯一一点稀薄的空气都会被对面两人夺去,便道:“我去换套衣物,一会儿去花凤楼等你们。”

“别急着走啊。”隐闲舟好以整暇地坐在那儿,“我没看错吧?应该就是这个藏剑?”

温白风撩帘子撩到了一半,顿了顿,没回头,语气平静:“你想说什么?”

“我以为,他会对你这身装扮有所想法。”隐闲舟开始一条条数了起来,“结果他的注意力居然一直在你的冷枫上,还问了剑的来历...

【剑道】剑魂白穹 章九(上)

章九 交易


之一


被假扮成丫鬟的黄静好已经逐渐清醒,方才那一幕将她一个弱女子吓得不轻,就直接晕过去了,等到醒来缓了缓,回想起来就开始哭。当场两个纯阳立刻后退了几十尺,一个说先处理血枫;另一个则提着碍事的衣摆,踢掉了脚上的鞋,二话不说立刻开溜,光脚的比穿鞋的跑得还快,仿佛安慰女子是什么天大的苦差似的。隐闲舟更是站在一旁拿折扇一挡脸,一副看戏的模样,于是安慰黄静好就落到了本就接了黄家之事的叶醉冬和唐无信身上了。

鹤骨身为妖,有妖的好处,就在黄静好止住哭时,他就弄走了血枫,又驾着一辆新马车回来了——这也难免叫别人怀疑,他是不是掐准了时间...

《三个藏剑一台戏,还有剑纯瞎搅局》16-30

16

相对比一直幸运A的风笑生,这赛季似乎沦落成幸运E了。

原本上赛季蓝光剑仙叱咤风云,在竞技场里翻云覆雨一手遮天,玩家往往只知道蓝光剑仙秒天秒地,却不知气纯的生存实在太差,只能靠高伤害来换取存活的空间。因此赛季末技改策划来了一刀大的,这赛季气纯的劣根性立刻暴露无遗了。

风笑生散了个气冰队,队友冰心去打冰莫秀了;还把一个剑气队的剑纯打A了,说实在的,他被打或者剑纯被打,没被打的那个只能在战局外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风笑生拿着自己的大号,凭借着一把渊微指玄和自己的好运,勉勉强强散排爬到了2400。

 

 

17

但是才刚上2400,接下来五把立刻连跪。...

《三个藏剑一台戏,还有剑纯瞎搅局》1-15

出场CP:

叶惊秋x楚南楼

叶醉冬x秦惘

叶如景x江临

叶层云x洛心极

叶书灼x风笑生


段子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三个藏剑一台戏,还有剑纯瞎搅局》


1

叶如景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欠佳。

作为恶人谷唯一一位混吃等死的指挥,手法是其次,每个赛季混个2200到毕业不成问题,随便拽个犀利天策自己划水就是。只是最近威望溢出,需要刷币换装备,可组队打策藏秀总是频频连败,不是天策被按在地上胖揍到起不来,就是他被一个剑飞接着莫名其妙就死了。

没错,对面有剑纯的场次输得特别多。

喊来的天策被打得满脸是血,哭着说君如狗你怕不是被人盯上了吧。...

【剑道】剑魂白穹 章八

有副CP羊花羊


章八 血枫


之一


结果这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约莫是外头磅礴大雨和惊雷令人心生惊惧,叶唐两人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直到那角落里的一桌上了楼后,又等上了片刻,才做贼似的上楼回房休息了。而他们到了第二天出发之时才从房间里出来,下楼问了掌柜的,才知道那两人一大早就走了,这才安心下来在一楼吃上这顿迟来的早餐。

这中间,除了隐闲舟在上楼时朝叶醉冬递了个耐人寻味的眼神,便再无其他事了。这叫叶醉冬心理有些不舒服,仿佛是被人看穿了什么一般。可他先前,只听说过闲舟先生的名号,又在画像上见过他的模样,从来未与之...

【剑道】剑魂白穹 章七

第七章第三部分已经完成。

第八章写得差不多了,以后可能就是个硬盘文了,不发了……需要看的以后就留邮箱发邮箱了


内含羊花羊。


章七 骨红


之一


当时叶醉冬匆匆赶回藏剑山庄披麻戴孝,准备母亲的后事,一去就过了大半年。他这大半年的时间都呆在藏剑山庄,出过最远的门大概只止步扬州,一开始只是准备母亲的后事,但后来他被手上的一点事给拌住了。

叶醉冬在藏剑山庄再次度过了夏秋冬三个时节,又过了一个还算踏实的年,随着他泡在剑炉的日子里越发长,逐渐迎来了草长莺飞的季节。终于,当第一道春雷落下来时,叶醉冬总算完成了他最为满意的一把...

【羊花羊】埋骨之地(七)

上一章


之二


隐闲舟一进船舱,就见鹤骨已经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往那儿一坐,斗笠一拉盖在脸上,双手抱着剑靠在那儿睡了过去。这入睡速度仿佛雷厉风行,他都还没走近几步,就已经听到了对方绵长的呼吸声。

小舟微微晃动,载着舟上三人,悠悠上了路。

余伯整了整头上戴歪的斗笠,撑起了船篙,对着船舱道:“不用理他,这家伙不管在哪儿,只要一有空闲,就必定要睡觉,天皇老子都叫不醒他。等到了目的地,他自然会醒来。”

隐闲舟先是惊讶于鹤骨的入睡速度,但之后想想,他本是个妖,能那么快入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可再转念一想,就有点羡慕他这般本事了——毕竟隐闲舟虽为医者,但也没办法做到可以夜夜安眠...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六

章六分离


之一


唐无信和莫霜意外的发现,在他们回到长乐坊三天后,叶醉冬又回来了。

叶醉冬遇难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确实毫发无损回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当然除了他那暂时扭了的脚,据说还是他自作自受的结果。

一堆人围着他,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叶醉冬在他们的眼前被雪崩卷走是真的,不存在眼花的可能性。叶醉冬怎么回来的,如何回来的,大家都无法想象叶醉冬扭了脚居然还能从这冰天雪地里走回来……

除非是见了鬼。

反应最大的是唐无信,中原话瞬间被他甩到了八百万里之外,爆了一句川普:“你四不四遭鬼巴朵咯??”

叶醉冬朝他翻了个巨大的...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五

章五破军


之一


温白风并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谓的叶问苍可能是突然长眠于白穹剑中,连黎渊在一探白穹剑时也是那么想的,但是他们都估摸错了。

叶问苍并未长眠于剑,毕竟温白穹未死;叶问苍只是在告诉温白风感觉不到温白穹的气息后,就短暂性地失去了意识,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构造十分诡谲的山洞中,甚至意外发现自己居然有了实体。

剑灵在拥有主人之后,只能受到主人的驱使和召应,这个时候他忽然脱离了剑的本体,又有了实体,可以触碰山洞里一切的事物,只有两个说法可以说得通。

一是温白穹召应了他。

二是温白穹修出了无剑之境。

叶...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四

章四北邙


之一


温白风勾了勾嘴唇:“北邙山。”

话音刚落,莫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床边,直接往温白风的后脑上糊了一巴掌上去,数落道:“你现在腿瘸了是不是还想往外跑!!”

温白风吃了一巴掌,脑壳被打得嗡嗡直响,摸着头硬是懵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虽然被打的是温白风,但是叶醉冬也感觉好像一巴掌呼在了自己头上,看着温白风那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才意识到只要有莫霜在,温白风这个原本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大尾巴狼,都被莫霜一脚踹下去成了最底层的小白兔。

连叶醉冬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出声帮纯阳辩解:“我觉得……白风的意思是,只是想...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三

章三魂归


之一


叶醉冬觉得按照温白风那样,起码还要晕上个两三天才能醒来,谁知第二日黄昏的时候,叶醉冬看莫霜过了饭点都没来吃饭,就去了温白风在的那屋里喊人。谁知他刚跨进了里屋的门,就看到温白风已经醒了,腰后垫着两个枕头正靠在床头。

温白风虽然一脸的倦容,但是没了昨晚的惊心动魄。他散了满头的黑发,样子有些凌乱,看到叶醉冬进来的时候下意识把视线转了过来。当两人的目光两两相对,温白风是没觉得有多尴尬,叶醉冬却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可好在纯阳的神情恢复到以往的冷漠,即使多了几分疲惫,看起来是恢复了点人气的样子。

藏剑暗自舒了一口气,却不...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二

章二回魂


之一


不过饶是黎渊也没能和叶醉冬多说上两句,因为才把话说开,后面就有人虎视眈眈。

黎渊回头瞪了叶青裁一眼,生生又把人瞪了出去,这才松了口气转身犹豫着要不要将心里的话说出口。

叶醉冬一眼就看出了猫腻,黎渊和叶青裁其实是成双成对的一对,此时黎渊拉着他单独说话,某个藏剑肯定要飞醋乱吃。叶醉冬想起自己还有一批货在叶青裁的手上,要拜托他送回藏剑山庄,也不敢跟黎渊久呆,思索了片刻便道:“黎真人若是有事要走,秦惘的事暂且交给我吧。”

黎渊眼中闪过一道明光,眉宇间的踌躇便不再有了:“小惘的朋友很少,能交到叶公子这般的,真是荣幸...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