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妈的峰插大宝剑

【羊花羊】埋骨之地(七)

上一章


之二


隐闲舟一进船舱,就见鹤骨已经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往那儿一坐,斗笠一拉盖在脸上,双手抱着剑靠在那儿睡了过去。这入睡速度仿佛雷厉风行,他都还没走近几步,就已经听到了对方绵长的呼吸声。

小舟微微晃动,载着舟上三人,悠悠上了路。

余伯整了整头上戴歪的斗笠,撑起了船篙,对着船舱道:“不用理他,这家伙不管在哪儿,只要一有空闲,就必定要睡觉,天皇老子都叫不醒他。等到了目的地,他自然会醒来。”

隐闲舟先是惊讶于鹤骨的入睡速度,但之后想想,他本是个妖,能那么快入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可再转念一想,就有点羡慕他这般本事了——毕竟隐闲舟虽为医者,但也没办法做到可以夜夜安眠...

【剑道】剑魂白穹 八

之二


叶醉冬用两坛黄酒打法了念叨了他快一个时辰的唐无信,但说什么都不愿意把铸好的那把剑给他看看。与唐无信离开藏剑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的中午,谁知这唐门在晚上喝醉了,拖拖拉拉把时间拖到了第三天的中午。

而在他们出发前前天晚上,唐无信不知是怎么知道那把还未命名的剑藏在了什么地方,愣是干出了偷鸡摸狗的事——去偷看了那柄的剑,还被叶醉冬抓了个正着,又在大晚上,在藏剑山庄的屋顶上展开了你追我赶的戏码。

只不过叶醉冬的轻功一直没练,唐无信又是半个刺客,怎么说轻功要远在他之上,转眼就把人甩脱了百来尺,结果叶醉冬丝毫没见气馁的迹象,在后头像个锲而不舍的跟屁虫。那你追我赶的戏码足足持续了一个...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七

章七骨红


之一


当时叶醉冬匆匆赶回藏剑山庄披麻戴孝,准备母亲的后事,一去就过了大半年。他这大半年的时间都呆在藏剑山庄,出过最远的门大概只止步扬州,一开始只是准备母亲的后事,但后来他被手上的一点事给拌住了。

叶醉冬在藏剑山庄再次度过了夏秋冬三个时节,又过了一个还算踏实的年,随着他泡在剑炉的日子里越发长,逐渐迎来了草长莺飞的季节。终于,当第一道春雷落下来时,叶醉冬总算完成了他最为满意的一把剑。

其实叶醉冬并不是铸剑的那块料,这柄剑从一开始的构想,到开模打造,足足废了五柄剑,仅仅是因为对于他来说铸造起来过于困难,但他却没有为此半途而废。那是一柄...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六

章六分离


之一


唐无信和莫霜意外的发现,在他们回到长乐坊三天后,叶醉冬又回来了。

叶醉冬遇难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他确实毫发无损回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当然除了他那暂时扭了的脚,据说还是他自作自受的结果。

一堆人围着他,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叶醉冬在他们的眼前被雪崩卷走是真的,不存在眼花的可能性。叶醉冬怎么回来的,如何回来的,大家都无法想象叶醉冬扭了脚居然还能从这冰天雪地里走回来……

除非是见了鬼。

反应最大的是唐无信,中原话瞬间被他甩到了八百万里之外,爆了一句川普:“你四不四遭鬼巴朵咯??”

叶醉冬朝他翻了个巨大的...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五

章五破军


之一


温白风并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谓的叶问苍可能是突然长眠于白穹剑中,连黎渊在一探白穹剑时也是那么想的,但是他们都估摸错了。

叶问苍并未长眠于剑,毕竟温白穹未死;叶问苍只是在告诉温白风感觉不到温白穹的气息后,就短暂性地失去了意识,等到他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构造十分诡谲的山洞中,甚至意外发现自己居然有了实体。

剑灵在拥有主人之后,只能受到主人的驱使和召应,这个时候他忽然脱离了剑的本体,又有了实体,可以触碰山洞里一切的事物,只有两个说法可以说得通。

一是温白穹召应了他。

二是温白穹修出了无剑之境。

叶...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四

章四北邙


之一


温白风勾了勾嘴唇:“北邙山。”

话音刚落,莫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床边,直接往温白风的后脑上糊了一巴掌上去,数落道:“你现在腿瘸了是不是还想往外跑!!”

温白风吃了一巴掌,脑壳被打得嗡嗡直响,摸着头硬是懵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虽然被打的是温白风,但是叶醉冬也感觉好像一巴掌呼在了自己头上,看着温白风那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才意识到只要有莫霜在,温白风这个原本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大尾巴狼,都被莫霜一脚踹下去成了最底层的小白兔。

连叶醉冬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出声帮纯阳辩解:“我觉得……白风的意思是,只是想...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三

章三魂归


之一


叶醉冬觉得按照温白风那样,起码还要晕上个两三天才能醒来,谁知第二日黄昏的时候,叶醉冬看莫霜过了饭点都没来吃饭,就去了温白风在的那屋里喊人。谁知他刚跨进了里屋的门,就看到温白风已经醒了,腰后垫着两个枕头正靠在床头。

温白风虽然一脸的倦容,但是没了昨晚的惊心动魄。他散了满头的黑发,样子有些凌乱,看到叶醉冬进来的时候下意识把视线转了过来。当两人的目光两两相对,温白风是没觉得有多尴尬,叶醉冬却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可好在纯阳的神情恢复到以往的冷漠,即使多了几分疲惫,看起来是恢复了点人气的样子。

藏剑暗自舒了一口气,却不...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二

章二回魂


之一


不过饶是黎渊也没能和叶醉冬多说上两句,因为才把话说开,后面就有人虎视眈眈。

黎渊回头瞪了叶青裁一眼,生生又把人瞪了出去,这才松了口气转身犹豫着要不要将心里的话说出口。

叶醉冬一眼就看出了猫腻,黎渊和叶青裁其实是成双成对的一对,此时黎渊拉着他单独说话,某个藏剑肯定要飞醋乱吃。叶醉冬想起自己还有一批货在叶青裁的手上,要拜托他送回藏剑山庄,也不敢跟黎渊久呆,思索了片刻便道:“黎真人若是有事要走,秦惘的事暂且交给我吧。”

黎渊眼中闪过一道明光,眉宇间的踌躇便不再有了:“小惘的朋友很少,能交到叶公子这般的,真是荣幸...

【剑道/重发】剑魂白穹 章一

《快剑秦惘》续

全文人名替换已完成。

【白烨歌】修改为【黎渊】

【叶琊】修改为【叶青裁】


【剑道】剑魂白穹



今年江南的夏天虽然不算太热,但是身在剑庐,藏剑即使脱光了上衣仍然还是热出了一身的汗水。

他专注地盯着一把已经烧制地差不多的长剑,拿了铁钳将剑取了出来,左右敲打了一番,似乎终于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后,便丢进了一旁的冰水里。

烧制的通红的铁块遇到冰水迅速冷却,一股白烟瞬间弥漫了开来。

“我说近来一年都没遇到你,原来你居然跑回了藏剑山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藏剑抬头看去...

《剑魂白穹》与《埋骨之地》部分配角更改名字说明

其【白烨歌】更改为【黎渊】
其【叶琊】更改为【叶青裁】
其【苏阮阮】更改为【江袭月】

之后进行全文更替,人设会进行部分改动

【羊花羊】埋骨之地(六)

上一章


章三袭月


之一

隐闲舟收拾收拾自己碎得一塌糊涂的三观,同鹤骨出了包间下了楼。

走之前那栗子糕已经没了,除此之外和晏齐点的酒菜不少,除了酒水一口没动,其他肉类菜肴基本都进了鹤骨的肚子,加上他是个妖,胃口大一点似乎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唯独那疑似只有三岁的头脑让隐闲舟十分担忧,虽说这人……这妖确实强过前面那九位,可……

两人下了楼,只有隐闲舟心怀鬼胎,而鹤骨正在想自己好像没吃饱。

他不是人,活得方式也和人不一样。他可以七天七夜不睡觉,只为了提早完成任务,当然事后他会连本带利地补回来;他也可以七天七夜不吃饭,就如同刚才,为了提早完成那个任务,他...

幼体性转
虽然只是在体服测配装和伤害

昨天的打到自闭的剑气花破案了……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小号开打2311,打完还涨了十几分……

剑气花使人自闭

西米:我方剑纯

苏伦:我方奶花

我:我方气纯

【羊花羊】埋骨之地(五)

之三

隐闲舟在心里盘算着,觉得七岁的应该已经知道什么叫做眉目传情了,因此鹤骨可能只有三岁。他盘算着盘算着,就不知怎么的盘算到了胃里,甚至下意识地拿了块栗子糕,塞进嘴里。

香香甜甜的,不愧是金凤楼的招牌点心。

不过他还来不及神游太久,鹤骨已经从怀中摸出了一份卷轴,摆到了隐闲舟的面前,也没指望他回答之前的问题,就那么直白开场道:“我回去的时候,卫姐说我们的任务下来了。”

鹤骨非常体贴,还帮隐闲舟把卷轴打开了。

“那么快?”隐闲舟没抬头。

“嗯。”鹤骨应得很含糊,叫隐闲舟下意识抬头看他,随后便是一愣。

鹤骨已经顺势摸走了一个鸡翅,正叼在嘴里无辜地看着他。这个纯阳奇怪的很,一直往自己身上...

1 2 3 4 5
© 看见藏剑就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