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淡坑中
更新全凭心情

【818】五纯阳吃鸡实况(三)

15


楚南楼难得沉默了,就是因为怕叶惊秋满足他的心愿,真的1=4叫了四个藏剑来跟他们对排。

这边五个纯阳气氛凝重地竟一时陷入了沉默,没多久,就听到楚南楼那边的麦传来了叶惊秋的声音。

“你居然在吃鸡?”声音顿了顿,有些惊奇道,“三剑两气?……你叫来的这几个纯阳的派头还挺大的啊。”

“那是。”楚南楼的声音里充满了心虚。


16


叶惊秋那边没了动作,楚南楼怕叶惊秋有什么想法,有些话只能在战场频道打字。

[战场][楚南楼]:他开电脑了!今天应该要直播吧?

“他约了JJC吗?”风沐白问。

[战场][楚南楼]:我不知道啊!以前...

之前WPS崩溃把我的存稿搞没了我就不想写了


亲友a回去就打算这赛季咸鱼


最近的口头禅都是“莫钱莫你怎么2400了,你是狗吧”“他怎么打我那么疼,他是狗吧”“为什么打我,是狗吧”


昔日2400气纯为何沦落到觉得打2200都很难的地步


枯了


周日更个5cy吃鸡吧,鸽了就抽取一名幸运玩家帮我打13段(?

本不印了

肉当然也不写了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四(上)

章十四别鹤


之一


在叶醉冬的认知里,温白风应该是不会哭的,但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泪腺,只是他高高在上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有时候又活得过于寡淡疏离,唯独在遇到“温白穹”三个字时,才舍得分出点自己不知埋到何处的七情六欲来。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啊。”背对着墙壁靠着的隐闲舟这会儿也听得一清二楚,“我们若是听墙角被发现了,应该不会被灭口吧?”

还不等叶醉冬作何反应,隐闲舟又凑过去跟他打趣道:“你知道秦惘这人其实很冷淡吧,但是冷淡分很多种的。比如我们旁边这位看似冷淡,其实大部分时候是在发呆和走神;还有的人的冷淡,只是不擅长与人交流……哎...

【818】五纯阳吃鸡实况(二)

怕不是个全员崩坏


6


“我还是气纯吧。”这个是温白穹。

楚南楼敢怒不敢言,男神的师父不能乱得罪。

“我也气纯。”这个是风沐白。

“不行,你必须得切剑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剑纯!”楚南楼登时跳了起来,“有本事你跟我切磋,你打赢我我就让你切气纯!”

风沐白冷笑一声:“用气纯打你再好不过了。”

“……”楚南楼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应该是让风沐白的剑纯跟他打内战,妥妥得能让他乖乖切剑纯啊!


7


原定的五剑纯吃鸡结果成了三剑两气。


8


[温穹...

【818】五纯阳吃鸡实况(一)

连续几天吃鸡感悟。

转乾坤-洛心极。风沐白-风笑生。温穹-温白穹。


五纯阳吃鸡实况


1


1350赛季开始,剑三就植入了新玩法——龙门绝境。作为一个类似隔壁绝地求生的玩法,受到了广大玩家的热切欢迎,在线人数也直线上升了不少,可龙门绝境开了没多久,很快就有人发现,这哪里是龙门绝境啊。

分明是法王窟!

到处都是衣袂翻飞浑身带着风云雷电因素的粉红色身影,更是出现了四冰心带一苍云这种可以横行霸道的队伍。不少长腿职业有时候也没占上什么特别多的优势,比如藏剑霸刀就特别少,至于短腿职业,在绝命圈里几乎可以说是极为罕见,就算...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三(下)

有羊花羊


之五


叶温两人抵达昆仑前,已将那个婴儿安顿在了黎渊那里,谁知还要被黎渊嫌弃。黎渊最初是把鹤骨捡回来的那个,谁知她的师弟温白穹先捡了一个剑灵,后来又把温白风捡回来养,最后温白风又捡了个女婴回来,这一系列的师门连锁效应,加上温白风简单说明此女婴的来历后,被黎渊统称为孽缘。

鹤骨是没心没肺活着倒还好,温白穹身上则是灾祸不断,到了温白风这一代,为温白穹东奔西走,也不是什么省心的料。

于是黎渊提出了让温白风收女婴为徒,她代为管教的条件,等到一切事情平息之后,温白风必须回来带孩子,不然她绝对不管。

无奈之下温白风只能照做,又将冷闻天要求取名的“温穷”改为了“...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三(中下)

羊花羊


之四


温白穹醒来,已是鹤骨把他背回来之后的第四日。

他清醒前深陷在一个诡谲的梦里,梦中只有一道笔直看不见尽头的长廊,长廊左右两侧皆是黑漆漆的深海,偶有不可名状的庞然大物在长廊之下游过。他就是这般走在那道长廊之上,只能进退,无法逃脱,走了许久也没有岔口,中途曾试图跳海,却被看不见的屏障挡了回去。如此这般走了不知几日,直到从梦魇中醒来。

鹤骨其实略微有些怕冷,加上昆仑和华山的地理位置不同,他呆了几日总觉得昆仑莫名比华山更冷。此时正窝在温白穹睡得那房间里,搬了个小板凳又裹了张毯子缩在炭火盆面前烤火。

“你醒了啊。”鹤骨眼都没抬,专心致志看着眼前烧得噼啪作响的...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三(中)

之二


现远在华山山脚下的温白风,还并不知道自己师父已经在某些人心中莫名成了个啃冰柱的形象,他与叶醉冬在洛阳休憩了一夜,又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这才抵达华山脚下的驿站。

那驿站旁不知何时开始搭了个露天的茶铺,向过往的行人和来去华山的纯阳弟子兜售茶水和一些粗粮点心,顺便给予他们一个歇脚的地方。

缥缈村里唯一幸存的婴儿不知是过于天真,还是懵懂感觉到了什么,一路上还算懂事,不吵也不闹,只有饿了才会哭两声提醒赶路的两人她肚子饿了。这一路赶来,带上一个孩子,也不算太费事。

华山脚下来往的纯阳弟子占据了一小半,在看到叶温两人下马进了茶铺时,或多或少多看了两眼。也不知是起初的“快剑秦惘”人...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三(上)

羊花羊


章十三 重逢


之一


“总之……先把人捞出来再作打算吧。”


百年前活在“华山将有大妖出世为祸人间”预言里的鹤骨其实是个缺心眼,他既没当上什么妖王,也没能为祸人间,倒是沦落到跑去给隐元会打工赚钱才能勉强养活自己的局面。以鬼涅槃成妖的他,身上还流着一半凤凰的高贵血统,虽说也有快百来岁,但妖中的百岁无疑与人世间襁褓中的婴儿差不多,很多东西他没法自我理解,感情迟钝,反应慢了七八拍,幼年曾被温白穹连拐带骗,养成了个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懒散随性性子。

就连一开始,他告诉隐闲舟,自己身上被师姐黎...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二(下)

之三


虽要将那个的婴儿带去华山,但他们此行的目的又变成了昆仑,好在从洛道去昆仑,正好会路过华山脚下,他们便顺道将那个孩子送去纯阳安顿。

温白风自从替隐闲舟办事开始,就没怎么合眼,一见冷闻天之后,似乎浑身的力气泄了一般,怎么看都一副困倦的模样,连对随行的柳行泽的撩拨都爱理不理。

在叶醉冬眼里,柳行泽固然可恶,但这霸刀的实力恐在自己之上,又因为温白风在侧,只好忍气吞声跟自己生闷气。他为了寻矿铸剑荒废了这一两年,剑术不见长,似乎还在倒退,江湖后起之秀频频崛起,这哪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分明就是他原地踏步给人比了下去。不过叶醉冬又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生闷气,对方分明看起来就是个刚过双十...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二(中)

之二


缥缈林深处曾经确实有一片村子,不过那是百年之前了。百年之前洛道仍然是个山水秀丽的地方,没有红衣教与神策军,也没有地鼠门和铜钱会,李渡城更不存在遍地的毒人、尸人。缥缈村的村民傍水而生,他们的村落建立在竹林深处,西边便是洛水的源头。他们过得并不算富裕,但也不能说是拮据,一代又一代,代代生生不息,各自相安无事。

温白穹便是出生在此。他一开始,也并不叫温白穹,而是叫温穷。

只不过他出生时,平静的夜空忽然乌云密布,不多时就瞬间雷雨交加,一晚上那场雷雨就让好几间房屋倒塌,十来人受难,他的母亲更是因此难产而死。于是他一出世,仍然在襁褓里不谙世事,就成了缥缈村人人口中的灾星。几年下...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二(上)

章十二 心魔

 

 

 

之一

 

按照叶醉冬那点自私的小心思,不过就是他和温白风共骑一匹马,柳行泽骑另一匹,但实现的可能性极小。可如果是柳行泽和温白风同……叶醉冬简直不敢往下想,甚至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哦。”温白风一扯缰绳,翻身下马,柳行泽正以为温白风就那么容易答应了,谁知他接下来一句话,却让他和叶醉冬都一脸茫然,“马给你。”

柳行泽不知其意:“……啊?”

就听温白风口中发出一声奇异的哨声,哨声过后,没过多时,便忽闻村外隐有狼啸。叶醉冬心里咯噔了一声,险些忘了温白风还天南地北“认识”了不少的狼,其内心两种方式统统猜错,轰轰烈烈又平...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一(下)

章十(上)剧情略有改动,已修正。


之四


敛锋,虽然在隐元会兵器谱中排名七十六,但其在软剑种类之中,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上乘之作。它的来源不明,并非名门正派的铸剑师所铸,剑锋染血染多了,便有了灵性,也是把名副其实的凶兵。敛锋舔了不知多少任剑主的血,兜兜转转落进了凌雪阁的杀手残涛的手里,结果残涛还未被凶兵敛锋反噬,就被冷闻天的一道剑风抹了脖子。

那凶兵敛锋最后随了个真正的凶主,冷闻天又夺了焚月……那可真是……灭顶之灾啊。

谢独笑在陌生人眼里自然是朵高岭之花,但其实人还算比较好接触,人缘还算不错,江湖上多多少少认识一些人,方便打听些消息,不像温白风几乎特立独行,因此离开了...

【剑道】剑魂白穹 章十一(中下)

还是羊霸

之三

 

谢独笑的说走就走,还就真的是说走就走。柳行泽瞪着桌上已经没了两只鸡腿的烧鸡,似乎是要把烧鸡瞪出个洞来。瞪了半天,他觉得真是没意思,一屁股坐下,干脆继续吃起来了。

他谢独笑跑了跟我柳行泽有半毛钱关系?!气死我了!!柳行泽愤恨地嚼着糖醋里脊,仿佛是在把谢独笑给生吞活剥了。

等到柳行泽酒饱饭足,甩了一锭银子在桌上,就愤然上楼继续睡他的大觉了,这回他可决定了,要是谢独笑下回再出现在他面前,他如果还要跟自己生气,那他一定要把他甩了!狠狠地甩了!不要了!谁爱要谁要去!

酒菜填饱了一半的肚子,另外一半自然是被气饱了。柳行泽幼稚地咬牙切齿,甚至想扎个小人诅咒谢独笑,可...

1 2 3 4 5